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国际

  • 2020-10-29 14:39
  • 来源: 央视网
  • 作者:

  距离美国颁布TikTok禁令已经过去了81天。

  在经历被迫出售、和美国公司达成共识、被特朗普政府推翻、美国法院叫停TikTok禁令等一系列反转之后,TikTok的命运至今尚无定局。

  TikTok不是一个孤例。随着时间推移,也许大众对这些企业的关注和讨论会逐渐降温,但问题尚存。

  美国的无理制裁和极限打压仿佛一柄利剑悬挂在全球企业的头顶,是谁拔刀出鞘,又是谁挥刀下手?一次次拔刀出鞘的背后,执刀游走的又是什么力量?

  五年前,31岁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来到中国。

  在清华大学的讲堂上,他描摹了一个美好的愿景,邀请中国年轻人共同参与其中:

  “你们可以成为全球领导者,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品质,可以用互联网影响全世界。”

  同一年,初露锋芒的字节跳动开始布局全球业务。

  五年后,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下载量跃居全球第一,世界各国的用户在这个视频社交软件上,分享他们精彩的经历。

  然而,蜜月期并未持续多久,随之而来的,是猛烈且突然的打击。

  今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令:

  根据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调查,字节跳动必须在90天内出售或剥离所有能够在美国运营TikTok的资产。

  TikTok进军全球市场的计划在美国遭遇飞来横祸,此时的Facebook不再鼓吹美好愿景,而是化身TikTok的追兵,在各种场合围追堵截。

  不过是过了五年,情况天翻地覆。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回到那条总统行政令,里面白纸黑字地记录了这个困局的直接制造者: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

  这家缩写叫CFIUS的委员会,又被称作“美国情报、军事机构之外的秘密武器”。

  它隶属于美国联邦政府,横跨国务院、国防部、国家安全委员会等多个政府关键要害部门,专门负责审查外国在美投资。

  只要CFIUS对交易作出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认定,就可以出手阻止交易,甚至推翻已经达成数年的交易。

  而针对TikTok的审查,正是追溯到多年前的一宗收购。

  2019年10月,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和科顿给主管CFIUS的财政部长写了一封信。他们要求CFIUS彻查两年前TikTok与美国社交软件Musical.ly之间的收购。

  国会议员的举报,正是CFIUS行使职权的依据之一。

  CFIUS立刻展开行动,但这一调查过程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黑箱”。除了CFIUS自己,没有人确切地知道调查过程和判定依据。

  直到今年8月,CFIUS结束了历时10个月的调查,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向总统提出了剥离TikTok在美业务的建议。

  TikTok怎么威胁了美国国家安全?

  要知道TikTok为技术合规做了很多调整,TikTok全球用户的数据储存在美国弗吉尼亚,只在新加坡有一个备份服务器,所有数据和母公司相互独立。管理这些数据的CEO、信息安全官、法务和数据安全审计公司的全都是美国人。

  这么努力合规的TikTok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10年前,另一家出海中国企业华为,面对CFIUS突如其来的刁难,也有同样的困惑。

  当时,华为收购了已经破产并停止运作的美国计算机技术开发商3Leaf,并向美国商务部递交了申请。

  当时美国商务部的回复很清晰:

  出口3Leaf这一技术无须许可。

  然而就在这项合理合法的收购完成之后,CFIUS出手,认定交易存在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要求华为撤回收购。

  但如果此时撤回,华为必须面对一大笔违约金,之前为收购花费的资金和精力也都付之东流。

  不解的华为公开抛出了一系列问题:

  “我们想知道是不是已经掌握了华为有违反美国国家安全的事例?美国政府是对华为的过去担忧还是对华为未来的发展担忧?担忧在哪些方面?具体什么事情?我们能否一起找到解决的办法?”

  然而CFIUS却回避了华为的所有问题,从始至终只有一句话:

  “对国家安全威胁的认定也是国家机密,公开裁判依据可能危害国家利益。”

  不只是TikTok和华为,不少外国投资者被号称“最自由的资本市场”吸引而来,却被CFIUS的黑箱操作搞得风声鹤唳。

  虽然口说无凭,但是CFIUS随时会把“国家安全”这顶帽子扣在他们头上,当这一天真正到来,CFIUS几乎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缝隙,结果只有一个——外国投资者被迫接受“莫须有”的罪名。

  在北京一家主营跨国业务的律师事务所,谭主见到了律师蔡开明。

  他为众多跨国企业提供法律咨询服务,也曾参与到一些美国打压中国企业的法律案件中。

  他告诉谭主:

  “一个交易如果被CFIUS否决,从目前来看,确确实实没有发生逆转的情况。”

  蔡开明还给谭主看了几组数据,除了中国之外,美国的传统盟友日本、加拿大、英国也是CFIUS的主要审查对象。

  特别是针对中国的投资审查项目,从2010年的6起,飙升到2017年的60起,然后迅速回落。

  这是因为,随着美国对中国企业投资并购审查趋严,不少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变得更加谨慎。

  一边是对中国企业加大审查力度,一边是中国企业减少对美投资,CFIUS处处针对中国的百般刁难缘何而起?如果说CFIUS是一把尖刀,那么拔刀者又是谁?

  很长一段时间,美国向海外投资者传递的信号都是“美国的商业开放”。

  然而在看不见的暗处,CFIUS成为一只黑手,它躲在敞开的大门后,成为无情的“交易杀手”,也成为了一些人暗中操纵局面的绝佳工具。

  回到故事的开头,当时写信要求CFIUS审查TikTok的是两个参议员:卢比奥和科顿。

  两个国会议员为什么要和TikTok这样一个社交软件较劲?

  其实,不少朋友都对这两个人不陌生,在美国参议院,这两位70后参议员是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也是最为聒噪的反华议员,他们把抹黑中国作为自己升迁的资本。

  在打压中国企业这件事上,卢比奥和科顿也很积极。他们做的事,远不止敦促CFIUS调查TikTok那么简单。

  早在两年前,卢比奥等国会议员联手提出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这正是他们向中国企业伸手的第一步:制造法律依据。

  这个法案用于扩大CFIUS的权力,又被人称作“美国针对中国的工具之一”。

  怎么理解这种针对?

  来看这条法案中扩大的一项权力:将CFIUS的审查权扩张至特定的非控制性交易,包括美国公民敏感个人数据的使用、开发、获取、保管或披露。

  法案经国会投票通过之后,卢比奥接受采访中的一番话意有所指:

  “我很自豪能参与这项重要的立法,以保护美国的用户数据和我们的国家安全。”

  卢比奥的话在针对谁?

  还记得CFIUS的追溯权力吗?如果CFIUS认为一项已经达成的交易威胁国家安全,可以在任何时候推翻它。

  于是,2019年,卢比奥等议员发难,CFIUS剑指2017年TikTok与Musical.ly达成的收购交易,指控交易涉及美国公民的敏感信息,依据的正是这条2018年国会新确立的法律规定。

  国会出手制造一个新法律,再依据这个新法律指称多年之前的交易违法,这听起来足够荒唐,但美国屡试不爽。

  蔡开明律师告诉谭主,华为也遭受过美国这样“菜单式”的法律打击:

  “今年5月15号和8月17号,美国针对华为特别出了两个单独的规定,这个规定实际上是只针对华为的,它的目的就是切断对华为的芯片供应。”

  这还不是终点,凭空制造法律之后,卢比奥这些议员们的第二步,就是四处撺掇掌握实权的美国机构挥刀。

  为了打压TikTok,这些反华议员不止找了CFIUS。

  在写信给CFIUS两星期之后,科顿又联手舒默等反华议员找到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希望他入局调查TikTok是否存在危害国家安全的风险。

  今年7月,科顿、卢比奥等人再次点火,联名给美国国家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写信,渲染对TikTok的担忧。

  他们在各种美国政府机构之间游走,不断煽风点火。如果说一遍没有人理会,那就再说一遍。

  如果说CFIUS是尖刀,那么卢比奥与科顿这些国会议员就是让刀出鞘的拔刀者。

  但为什么他们要咬住TikTok不放?单凭几个国会议员真的能释放那么大的力量吗?为打压TikTok尽心卖力背后,又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

  如果说国会议员是背后的拔刀者,那么又是谁将这把刀交到他们手中的呢?

  我们从四年前发生的相似一幕中也许能发现一些端倪。

  当时有中国企业想要收购飞利浦旗下的公司“流明”,却被一位国会议员一状告到了CFIUS,项目最终被CFIUS出手中断。

  但是没过多久,美国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以低价收购了“流明”80.1%的股权,而这家从中捡了大便宜的公司,正是当年那位国会议员背后的金主。

  国会里权钱勾结的故事不止这一个。

  谭主尝试梳理了一下卢比奥与科顿的利益关系网络,发现其中刚巧有一个交汇点。

  2019年9月,科顿等几位议员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议,召集他们见面的,正是Facebook CEO扎克伯格。

  《华盛顿邮报》曝光了这次会议的主题:TikTok。

  在这次会议结束后不久,科顿和扎克伯格分别在不同的场合展开了对TikTok的猛烈攻势。科顿开始在国会煽风点火,而扎克伯格也抛下风度,对TikTok开炮。

  再来看卢比奥。

  就在CFIUS对TikTok的调查进入白热化阶段时,在卢比奥麾下工作了整整8年的布尔戈斯,宣布进入Facebook担任政府关系总监,专门负责经营Facebook和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

  更巧的是,卢比奥的前竞选政策总监也被Facebook雇用为说客,为Facebook的利益服务,在国会议员、政府部门之间游走。

  在更早些时候,Facebook还曾砸重金,资助卢比奥在美国六个州投放他的政治广告。

  卢比奥和科顿背后,各种线索都指向了美国科技巨头Facebook。

  在不久前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扎克伯格面对Facebook滥用垄断地位的质询时,话锋一转,指责TikTok窃取了Facebook的技术,言语中透着酸味,因为Facebook的垄断地位被动摇了。

  这份酸确实是有来由的。

  从2018年底开始,Facebook连推Lasso和Reels两款软件,对标的正是TikTok,然而TikTok“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还在2020年登上了全球下载榜榜首。

  这让Facebook感到了强烈的不适和前所未有的危机。

  之前Facebook凭借抄袭模仿或恶意收购等手段,收拾了WhatsApp、Instagram、Snapchat等一众竞争对手,几乎从未失手过,直到Tiktok出现,才有了Facebook联手国会议员攻击TikTok的一幕幕。

  几乎在面见国会议员的同一时间,Facebook还对美国行政系统的最高权力者展开攻势。

  先是扎克伯格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进晚餐,暗示总统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崛起比Facebook垄断与否更值得关注。

  不到一个月后,Facebook的董事彼得·泰尔,再度在白宫和特朗普秘密会面,这位泰尔曾在特朗普的总统竞选中,作为科技企业的代表,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特朗普,并捐出125万美元。

  在2019年9月—11月这段时间里,TikTok遭受了Facebook明枪暗箭的猛烈攻击,与此同时,Facebook还花费了480万美元影响美国国会和监管机构,2019年前三季度Facebook用于游说的资金,相当于2018年全年的水平。

  这个数字还在继续上涨,2020年上半年,Facebook在游说方面的总支出,超过了美国任何一家公司,而这些钱进了谁的口袋里,自然不必多说了。

  如果说CFIUS等白宫监管机构是一把尖刀,卢比奥、科顿等国会议员是在前台的拔刀者,那么Facebook就是幕后的那股推力。

  企业巨头、议员、游说者靠他们的权和钱纠葛在一起,勾结成了斩落外国企业的力量。

  事情到这里并未画上句号。

  绞杀TikTok背后,不止是权钱交易。

  合力打压TikTok的这股逆全球化潮流,对美国真的是好事吗?

  为什么曾经邀请中国企业一起探索全球市场的Facebook,又着急着绞杀走向全球化的外企?

编辑: 
推荐阅读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