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国内

  • 2021-02-04 16:45
  • 来源: 中国经济网
  • 作者:


 


  在四川石棉县安顺场镇,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利用声光电技术再现当年红军强渡大渡河时的场景。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钟华林摄


 


  在四川石棉县安顺场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前的广场上,两位游客在与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碑合影。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钟华林摄

  强渡大渡河,百姓舍命助

  从四川成都向西驶过雅安,汽车便一头扎入连绵不断的崇山峻岭中,天气也开始阴晴不定,变幻莫测,座座雪山在雾气中时隐时现。

  1935年1月,也是这样的冬天,党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从贵州遵义进入川南。1936年8月,红二、红四方面军走出雪山草地离开四川。红军三大主力在四川境内转战一年零八个月,四川全省69个县市留下了红军将士的英勇足迹。“红军长征在四川的历史是整个红军长征史中浓墨重彩的篇章。”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二级巡视员周锐京说。

  冬日的大渡河,水清冽,流湍急。清晨的四川雅安市石棉县安顺场渡口,在流水声中显得愈发静谧。记者站在岸边一组红军强渡大渡河群雕前,仿佛置身于当年激烈的战场,听见红军刺破天际的军号声、响彻河谷的枪炮声。

  四渡赤水进入川南的红军,经过巧渡金沙江、围攻会理城、彝海结盟及佯攻大树堡,于1935年5月24日晚冒着绵绵细雨急行军抵达大渡河南岸的安顺场。

  5月的大渡河已进入汛期,河面宽达300多米,河水拍打着密布巨大岩石的河床,发出轰隆隆的怒吼声。25日清晨,在刘伯承、聂荣臻亲自指挥下,红一团一营营长孙继先率领 17名勇士乘坐一只小舟劈波斩浪,冒着枪林弹雨冲向敌阵,成功强渡大渡河,为红军打开一条通向胜利的道路。

  在这场关乎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战斗中,红军是如何横渡天堑冲出重围的呢?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的研究表明,老百姓为红军强渡大渡河提供了重要帮助。

  渡河的第一条小船是红军从敌人手中夺得的,第二条小船是百姓从下游找到并拉到渡口处的。之后老百姓又找到了更多的船并帮助红军修好被破坏的船。

  红军原计划24日连夜渡河,当地老百姓献计给刘伯承:须得天亮后才能看清水流、旋涡、礁石,否则难以到达对岸;得把船拉到上游一公里的地方,然后借着水流方向,斜划到对岸;还必须由当地熟知水性的船夫摆渡,红军没有在当地渡河的经验,很危险。此外,许多百姓还加入到送红军过渡的船工队伍中,最多时船工达77人,其中有9名船工不幸牺牲。

  红军何以赢得众多百姓舍命相助呢?

  48岁的当地人张杰在安顺场经营客栈,他曾听老人们讲红军的故事:“国民党军队和土匪到老百姓家里抢粮,而共产党的红军一到就开仓放粮;国民党为坚壁清野,不让红军有渡河的木板,拆毁烧掉了许多老百姓的房子,而红军到安顺场时正在下雨,他们宁可睡在屋檐下也不破门进入没人的百姓家里……许多一开始害怕红军而躲进山里的百姓又返回家中。”

  “红军长征之所以能最终取得胜利,能得到老百姓的支持,是因为红军是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作指导的人民军队,她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自己的宗旨。”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胡学举说。

  飞夺泸定桥,将士奋勇冲

  根据形势变化,5月26日,中革军委决定红一方面军兵分两路从大渡河东西两岸向北奔袭,夺取泸定桥,以解决主力红军渡过大渡河的难题。

  泸定桥横跨汹涌奔腾的大渡河,是四川西部地区的咽喉要道,也是红一方面军北上的必经之路。泸定桥由13根铁索连接东西两岸而成,9根是底索,上面铺上木板,左右各有两根铁索作扶手。

  从石棉县安顺场到泸定县泸定桥,如今驱车行驶十分便利,而彼时却只能走羊肠小道翻山越岭,共约320里路。红军本来计划用3天时间完成夺桥任务。然而红四团第一天刚走完80里路,第二天即5月28日一早,就突然接到要求他们提前一天完成任务的命令。于是,5月29日清晨,红四团飞奔泸定桥西桥头,创下了一天一夜急行军240里的纪录!

  硝烟散去的泸定桥,如今既是泸定县城百姓往来大渡河东西两岸的通道,也是红色旅游的重要景点。虽已铺上木板,但人走在桥上时,桥身左右大幅摇摆,难以站立,桥下激流轰鸣,令人惊惧。

  桥中间,一对来旅游的年轻人相互搀扶着缓慢移动。“小学课本里有一篇课文‘飞夺泸定桥’,我印象非常深刻。插图中的泸定桥只剩铁索,底下就是湍流,另一头是枪林弹雨,红军勇士还要穿过熊熊大火才能成功夺桥。今天来到桥边,觉得现场比课文中写得还要凶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年轻人要加倍珍惜。”其中一人对记者说。

  面对艰险,英勇的红军从不退缩。战士们人人舍命争先,最终22人组成夺桥突击队。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扶索持枪,穿过弹雨火海。当天下午4时,突击队成功夺桥,红军主力从泸定桥上越过天险大渡河,敌人歼灭红军于大渡河以南的企图彻底破灭。

  重走长征路,旧貌换新颜

  飞夺泸定桥后,党中央继续北上。中央红军翻越夹金山,于6月中旬到达懋功(小金县),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随后,党中央制定了北上川陕甘的战略方针,先后翻越梦笔山、鹧鸪山等多座雪山,并三过草地。

  “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共10余万人在阿坝境内转战一年零四个月,大都是条件十分艰苦的山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由于红军很好地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当地藏羌回汉等各族人民对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都十分拥护。”阿坝州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冯佩林介绍说,据不完全统计,当地支援红军粮食超2000万斤,各类牲畜20多万头,还有5000名各族群众参加了红军。

  在阿坝州松潘县的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内,有一块陈旧的“木板借条”,上面清楚地记录着红军长征时向当地藏族牧民借200斤青稞的情况。讲解员秦成勇动情地说,纪律严明是长征胜利的一大法宝。

  长征胜利80多年来,共产党始终“铭记来路”。如今再走长征路,沿途早已旧貌换新颜。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些地区均实现了历史性跨越。2020年初,甘孜、阿坝两个涉藏地区的贫困县(市)、贫困村全部脱贫;2020年11月,凉山彝族自治州17个县(市)中的最后7个县退出贫困县。至此,那片“彝海结盟”传佳话的彝族地区全部退出贫困县,四川88个贫困县全部“清零”。(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钟华林)

  (责任编辑:王炬鹏)

编辑: 孟一凡
推荐阅读
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


发布于2021-02-25 16:52:09

热点图片